短腿柯基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合集) 持续更新ing


这个系列已经在坑底,好久没更了,希望宝宝们还记得前面的剧情😳忘记了也不怕,合集在此,阅读起来更方便😽

今天之所以选择更这个是为了证明我也可以写清水的!😂嗯!就酱!祝食用愉快!💕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一)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4e304f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二)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4fd99f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三)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4fd43d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四)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518b78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五)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6227e2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六)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6da5e7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七)

其实徐伊景昨晚整晚都几乎没有合眼。

昨天下午世真把行李拖来这里之后饭都顾不上吃,大包小包都堆在客房也没来得及整理就非要去泡澡,拦都拦不住。本来想请金作家去帮忙,可是这孩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铃儿响叮当之势把浴室的门咔嗒锁上了。想着她累了一整天,伊景也没再拦着,唯一让人担心的是,世真空着肚子,这里又是流动的天然温泉水,40度左右,泡起来确实很舒服,但是泡久了人会很疲倦,如果不小心睡着了就会有昏过去的危险,所以不放心的伊景还是让金作家在外面稍微注意一下里面的动静,万一发生了什么事也好立即处理。

可是世真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何况她满脑子都是自己腿毛还没刮这件事。前几天太忙了,每天做完事回来洗完澡只想倒头就睡,根本懒得去处理这些生长及其迅速的小东西,反正为了工作方便每天都穿裤子也无所谓。好死不死,早晨来接世真的车子简直神速,所以也就没来得及。晚饭前好不容易把行李全部运过来,自己满身大汗腿毛茂盛的样子怎么能被代表看见!绝对不可以!所以根本没顾得上听代表说了什么的世真就一头扎进了浴室,连换洗衣物都忘记带进去了。

把门锁好,世真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定安全之后,世真把自己扒了个干干净净,在花洒下冲洗之后,小心翼翼的踩着鹅卵石的地面走进温泉池,脚底接触到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刚好刺激到某些穴位,世真觉得自己全身一个激灵,试过水温之后,世真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手臂不小心碰到水下的一个小按钮,还会有一阵阵暗涌喷出来,刚好喷到腰背部位置,简直不要太舒服好嘛。世真闭上眼睛,没多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金作家在门外注意到里面有大约30分钟没有任何声响了,刚好伊景过来询问情况,俩人无论怎么拍门呼喊,都听不到世真的回应。情况紧急,伊景让金作家躲开,自己飞身一踹,门应声开了,还好小时候练过的跆拳道还有点底子在(没错此时玉暴暴秒上身),伊景也顾不上自己的脚踝被破损的门框割破,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世真正躺在温泉池里,头枕在池边,整张脸苍白没有血色,眼睛闭着,睫毛在不停的抖动,豆大的汗滴从额头往下滚。伊景赶紧抓起一块浴巾铺在池边的地面,架住世真的两条手臂费力的把她从水里拖了上来,平躺在浴巾上。

世真此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伊景急了,把世真打横抱起来(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轻),脑海中来不及多想,抱着世真冲出了浴室。金作家早就把客房的床铺铺好了,伊景把世真小心的放在软垫上,头部用薄枕微微垫高,然后让金作家把窗户稍微打开一点通风,一边喊着世真的名字一边摇晃她的肩膀,然而世真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代表nim,怎么办?要不要叫救护车?”金作家急的直跳脚。

“救护车来这里至少要40分钟,太慢了,你先拿一些淡盐水来。”代表没有抬头,边讲话边把薄被展开,帮世真盖上。

“代表nim!呵呵呵…这瓶葡萄酒好好喝啊!…”世真突然转身,冲着空气大喊了一句,转身的惯性带动了一只手臂,啪地一声落在了跪在世真身子一侧正在帮世真整理糊在脸上的头发的代表nim的大腿上,然后整只手掌摊平了就放在大腿表面不动了。

这下把代表nim给逗乐了,刚才空气中弥漫的紧张氛围瞬间消失了一大半。还好,应该没有继续昏迷了,现在应该是睡着了。

刚好这时候金作家端着淡盐水走了进来,看到代表nim在傻笑,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伊景转头看到金作家,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她把淡盐水放下,然后把门关好(毕竟世真这时候还是处于真空的状态,万一被傻了吧唧的卓冲过来看到怎么办)。

伊景小心的抬起世真的手臂,然后缓缓地把她的身体转回去平躺好,她现在需要平躺才能更好的呼吸。端起盐水碗,用勺子舀了一点点,想喂给世真喝,可是世真讲完那句梦话之后嘴巴就紧紧的闭住了,盐水根本喂不进去。因为大量出汗,现在她身体处于脱水状态,一定要补充一些盐水才行。可是这孩子都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嘴巴怎么都撬不开,中间又间断的哼唧了几句伊景没怎么听懂的话,但是一把勺子凑近她的嘴唇,这家伙就跟守城门一样严丝合缝。伊景一脸的黑线,而且搞到自己都着急的出了一身汗。

伊景起身把自己的浴袍脱掉了,只留下了一件吊带的丝绸睡裙,因为是睡裙,所以长度仅仅到达大腿中段,考虑到世真还处于昏顺状态,伊景也就没太在意。

一身轻松之后,伊景决定一只手捏住世真的下巴,另一只手拿勺子喂盐水,当然这个姿势因为没有支撑手,所以伊景跨坐在世真身上,这样就方便多了,唯一的问题是,如果世真突然醒来看到此情此景不知会作何感想,但是此时伊景也顾不了这么多,救人要紧。

为了不给世真增加负担,伊景几乎是用膝盖的力支撑着,并没有把力量压在世真身上,这个办法果然好用,世真终于微启双唇,伊景赶紧迅速灌了几勺盐水下去。

“渴…渴…我还要…”世真扭动了几下身体,把伊景的一条支撑腿撞倒了。伊景一个不稳,整个身体的重量眼看就要压在世真的小腹上了,伊景赶紧用一只手撑住地板,另一只手来不及把勺子放下,又怕戳到世真,只好向前伸手把勺子举了起来,此时头发从颈部滑落下来,顺着脸颊,几根发丝飘到了世真的鼻尖处,被痒到打了个喷嚏,可能是太用力,世真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伊景一口老血差点要喷出来。这就是她刚刚料想过的可能出现的最最最尴尬的场面了。此时,伊景一张红通通的脸就在世真脸上方10厘米处,一只手撑在世真的左耳朵旁边,然后双腿跪在世真腰部两侧,因为只有一只手支撑身体,伊景的小腹几乎快要和世真的小腹贴在一起了,这一刻,伊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5秒,10秒过去了,房间里一片宁静,彷佛空气都静止了一样,伊景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偷看了一眼世真,发现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闭上眼睛了,睫毛又恢复了均匀的抖动,看样子是又睡着了。伊景这才感受到自己狂跳的心脏刚才差点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长呼了一口气,伊景决定翻身从世真身上下来,正准备抬腿,世真突然举起双手一把圈住伊景的背部,往下一沉,没控制住身体重心的伊景就这样被结实的扣在了世真身上,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世真又呢喃了一句,这句话伊景终于听清楚了。

“代表nim,你好美…”

伊景觉得自己一瞬间从头红到脚,用脚趾头想也该知道这孩子到底梦见什么了。伊景想挣脱,可是这孩子虽说睡着了,但是手劲怎么还这么大,扣得死死的,腰部被圈住,手脚都使不上力,挣扎了几下无果的伊景觉得自己好无助,这个时候又不能喊金作家来帮忙,被她看到这个画面,宁愿相信黄河没有水,也不会相信自己和世真没一腿了。再者说,自己不管怎样也是酒庄的主人,平时做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如果因为这样被箍住起不来,自己以后还有什么威严?

可是现在两双肉球挤在一起,世真的鼻息又不停的喷到自己的脖颈处,世真肉嘟嘟红粉粉的嘴唇就在自己唇边,作为一个弯成蚊香的代表nim,这种情况下身体还没反应那才见鬼呢。刚才为了救人的紧迫感盖过了自己的欲望,现在世真的情况明显好转了,脸也逐渐恢复了血色,而且手臂这么有力,早就不是刚才那个耷拉着被自己抱起来的世真了。

伊景闭上眼睛深呼吸,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想东想西的时候,怎么能趁人之危呢!用一只手把自己撑好,用另一只手背过去想把世真的手掌掰开,反复尝试无果。没办法只能用绝招了,伊景用自己的胸部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尽量把脸抬高,然后两只手同时背过去,因为反手不好使力,伊景用尽了力气才终于把像钳子一样钳住自己的世真掰开了。

伊景一个翻身下马,终于解脱了。累到精疲力尽的伊景摊倒在地上,本想着稍微休息一下就起身回房间,没想到眼睛一闭再一睁开,天都亮了。

清晨的阳光从木格栅的缝隙间洒进房间里,习惯早起的伊景因为生物钟还是按时醒来了,但是折腾了半夜,现在浑身酸痛。揉着酸痛的肩膀,伊景小心翼翼的爬起来,抱起被子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关好门,然后一溜烟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人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对!没有人知道,我照顾完世真就回自己的房间了。伊景迅速的把自己的卧床弄成睡过一晚的样子,稳定了一下情绪,推门走了出去。

“世真小姐醒了吗?”

“好像还在睡,要进去叫醒她吗?”

“不不,就让她睡到自然醒吧!她昨晚也累了。等她醒了就带她来吃早餐吧!”

评论(27)

热度(71)

  1. Karen__Liu短腿柯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