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腿柯基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合集) 持续更新ing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一)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4e304f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二)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4fd99f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三)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4fd43d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四)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518b78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五)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6227e2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六)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6da5e7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七)
http://duantuikeji042.lofter.com/post/1ed0dfec_ff77e49

徐伊景和李世真的十亿合约(八)

前情提要——世真和代表nim一起吃早餐并各自心怀鬼胎,世真虽然很想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碍于年下攻的尊严决定绝不主动开口,而伊景在听到世真色哒哒的梦话之后,对世真昨晚是不是装晕这件事情产生了森森的怀疑,为了不打草惊蛇也决定还是先按兵不动——

—正文分割线—


于是,就在世真快要脑补出一场世纪大戏的时候,伊景已经默默的吃完早餐,盖好食盒的盖子,准备起身了,抬脚的时候,世真敏锐地注意到伊景眉间一紧,跟着伊景的视线往家居服没有遮挡住的小腿部一看,俩人几乎同时发现了那条位于右脚脚踝外侧的细长的伤口。


 “代表nim!你的脚怎么受伤了!”世真本来弓着背颓然的跪坐在蒲团上,为了凑近一点看清楚伤口的情况,她猛地坐直了身体,这条细长的伤口在伊景洁白的腿部皮肤映衬下显得非常突兀和明显,是一处很新鲜的伤口,虽然伤口表面已经微微有点结痂,但可以看出来受伤后是没有处理的,因为从世真跪坐的高度看过去还可以清晰的看出伤口附近附着有一些黑色的不明碎屑物。 


听到世真的惊呼声,门外的卓应声冲了进来,“代表nim,怎么了?”世真转过头看到这个莽莽撞撞冲进来的年轻男孩子有着干净的短发和清秀的面庞。伊景舒展了一下眉头,站直了身体,用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对男孩子说“卓,我没事,你先出去,让金作家拿些包扎药品进来。”卓欲言又止,点点头,默默地走了出去。 


这么快打发卓出去是因为伊景知道世真的家居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世真昨晚拖来的几包行李还没有来得及分拣,自己又不好直接打开,所以清晨离开世真房间的时候,伊景放了一套自己的家居服在世真枕边。 


想起自己昨晚飞身踹开浴室门的时候应该是不小心割伤了脚踝,但是因为后面发生的事情太过紧急,自己可能根本就没留意到受伤的情况,伊景这么回忆着,而世真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默默的挪到自己脚下,开始用指腹轻轻的按压伤口附近的皮肤,检查伤口的情况了。


 “别……啊……”伤口被世真这么一碰,本来没觉得疼的伊景感觉全身的感官都好像突然被集中在那里了。听到伊景吃痛的轻轻叫出声,世真触电似的把手收了回来,抬头望着伊景说“对不起,弄疼你了,代表nim,但是这个伤口一定要处理才行的,你先坐下来好吗?”看伊景好像愣住了没有反应,世真跪直了身体去拉站着的伊景垂下来的手。然后这美好的画面就被端着药箱刚好走进来的金作家真真切切的看到了。 


“代……代表……”金作家刚推开门,一句nim还没讲出口,就看到近三十年来第一次被带回家的妹子正跪在地上拉着伊景的一只手,眼神中满担忧和心疼,而伊景则眉头紧锁,脸也转向一边。此情此景让金作家心中充满了激动地心情,几乎要脑补出一场年度百合大戏,我们的代表nim终于长大了……与此同时拉着手的两个人在转头看到站在门口热泪盈眶的金作家的时候,几乎是一起放开了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金作家,让我来吧!”2秒钟之后世真终于打破了沉默。


 “哦哦!好的,谢谢你哦!世真xi,那我把药箱放在这里哦……”金作家像得到特赦令一样立刻放下药箱迈着愉快的小碎步飘走了。


 伊景简直可以猜到接下来整个酒坊都会开始讨论自己的一夜春宵,虽然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谁会相信啊! 


世真才不会想这么多,她打开药箱,拿出酒精,镊子和纱布,请伊景坐下,自己则跪在伊景旁边,低着头,认真的拿酒精棉开始清洗伊景的伤口,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疼,但随着酒精逐渐渗入伤口里,伊景疼的咬牙闭上了眼睛。世真放轻了手上的动作,边擦洗边凑近吹气,试图减少伊景的疼痛。这一凑近不打紧,伊景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世真光滑洁白的颈部和耸起的锁骨,老脸一红的她赶紧再次把眼睛闭上。伊景知道,世真在家居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可是这种时候为什么要想这种事!伊景赶紧打断了自己的思路。 


清洗完伤口表面,世真拿消过毒的镊子开始一点一点的把伤口附近的碎屑夹走,有一片碎屑刚好卡在伤口里,世真一使劲,伊景一瞬间疼到睁开了眼睛,然后就刚好看到了世真家居服的抹胸部位起伏的弧线。伊景几乎立刻就感到一股血气冲到头顶,为了不让自己继续看下去,伊景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世真抬头一看,好家伙,伊景整张脸和颈部都涨的通红,然后就看到了伊景可爱的小耳垂。在心里因为自己色色的眼神噗嗤一笑,世真还是故作镇定的问“代表nim,很痛吗?你稍微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伊景不敢放下遮住眼睛的手,只是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知道伊景看不见,世真这下眼神也开始不老实了,视线顺着脚踝部位一路往上看,穿着跟自己同款家居服的代表nim,里面会不会也是真空呢?翻山越岭再往上,世真注意到伊景不断抖动的喉头和微微咬住的嘴唇,手上处理伤口的动作竟然越来越慢,直到伊景疑惑的分开手指,从指间缝隙中与世真热辣辣的眼神来了个正面交锋,世真这才赶紧收回视线,慌乱的加快动作,继续包扎伤口。


 世真其实并不知道,伊景并不是一只没有感情经验的小弱鸡,她第一次在酒会遇到世真,就突然意识到,遗嘱里面只说要结婚,但并没有说对象一定要是一位男士啊!所以为什么不能是眼前这位美丽的小姐呢?!当然她本来的计划是纯粹的合作关系,只不过从昨晚世真的梦话和现在的眼神中,伊景渐渐的觉得接下来的合作可能不会那么单纯罢了。


 俩人好像包扎了几个世纪那么久之后,理事的敲门声打破了弥漫在空气中的暧昧气氛。“代表nim,您约的客人到了。” 


伊景回过神来,起身回复理事道“好的赵理事,麻烦你请他们在会客室稍等一下,我换一下衣服就来。”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伊景停下了脚步,扭头对世真说“你先去找金作家,量一下尺寸,晚点我再找你” 


没等世真再多问一句,伊景已经拉开门,消失在走廊尽头。 世真突然觉得心头泛起一阵失落。刚才手指接触伊景皮肤的触感还徘徊在脑海里,而此时偌大的餐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周围很安静,可以听到远处若有似无的鸟叫声。世真失神地望着落地窗外大片大片的葡萄园,昨晚那个梦仿佛真实发生过,而自己,即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面对着陌生的人儿,度过自己的履约时间。完全无法预知的工作内容让世真心里感到并不安稳,唯一觉得安慰的是,伊景在,想到这里,世真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正文分割线—

写这篇的时候突然停电了!😭OMG!!!当时想撞墙的心都有了😂还好有WPS自动修复功能,感恩感激感谢!😭😭上班🐶码字太不容易了,如果你萌看完能双击屏幕,再留个言什么的,我会更爱你们的!么么哒💕💕

评论(74)

热度(86)